蓉姐,我想……我想… 想什麼? 我想收回孫嘉豪的音樂盒。 妳當初不是說不要嗎?怎麼這會兒又想收回去啦!是不是他的真情打動妳的心了。 蓉姐,妳就別取笑我了! 好!拿去吧!孫嘉豪的確是個有心人,和譚楚麒比起來,雖然長得不大好看,但是他為人忠厚、待人誠懇、功課又好,總比妳以前的觀音兵強幾十倍呢? 過去的事,何必再提呢? 我從不曉得這音樂盒的音樂原來是這麼好聽。 妳以前都和譚楚麒在一起,哪有閒遐顧及音樂盒啊? 一提到譚楚麒,姿晴似乎失落什麼,眼神一直凝視著盒,蓉姐看了便轉話題說:期末考試準備的如何? 等考了才知道。 宜姿晴真厲害,上學期補考,這次卻考第一名,真不簡單。阿邦仍不忘調侃。 不然人家的校花是當假的啊!走了,反正黑名單沒我們的名字。老大說著。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姿晴恭喜妳考第一名。 這還不是蓉姐的功勞。 要說我,不如說是孫嘉豪吧! 又取笑我了。 咦!他好像也考第一名?現在和咱們的宜小姐,愈來愈登對囉,這叫做『物以類聚』。室友淑華說著。 妳們少胡說。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恭喜妳考第一名。 何必恭喜呢?只要有用心,就能看到成果的。對了!還沒謝謝你送的音樂盒,真得很漂亮、很精緻,現在是愈看愈美,音樂也很好聽。 喔!是嗎!那可能是妳不曾注意。彷彿就像這顆榕樹,遠觀是綠葉叢密,可是近看仔細的瞧,就可以看見枯葉,這都是我們往往不在意身邊的一切。 是啊!就像我們這個年齡,對異性彼此充滿好奇,若不慎重的擇友,恐怕後果就不堪設想了。 妳彷彿懂得更多了。 這是從蓉姐那裏學來的。 妳是說傳祁蓉,最近她好像和徐昌偉走得很近。 大概是緣份到了吧! 那我們是不是緣份也到了呢? 你說呢? 那週末我可以請妳喝茶嗎? 當然可以!! 後記: 1. 我那個時候學校有所謂的『補考』:當收到不及格的成績單時,可以在學校規定日期返校補考,通常有回去考試,大都會及格的。此外,那時候當然也存在著舞廳。 2. 那時候流行「筆友」,即使在同一縣市仍會靠著寫信聯絡。 3.本文原刊載於校刊(1987),今重作修改,而文中的男女主角是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創作者介紹

yiyi的部落格

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