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503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第一站的兒科實習又令我對護理失望,想換跑道的同學似乎又增加了,有男友的同學,話題不再是兩人的甜蜜或爭執,而是不同醫院不同科別實習的經驗分享。 結束兒科實習,就換到精神科實習。 精神科的實習真的很輕鬆,因為只要照顧一個病人,也沒什麼技術,只是要眼觀四方,不要被病人打。 第一、二週我照顧的對象是一個憂鬱患者,原因是被強暴的。她長得非常的清秀,還是國立大學畢業,在那個時候能唸大學功課都是很好的。從她的言談中及病歷內容瞭解病況,雖然為她的處境感到不捨,可是卻也無法協助她,而我當然也養成不坐計程車的習慣,也不一個人往偏僻地方去。 每天的開會都會分享自己的個案,有的是照顧妄想症,幻想自己是世界小姐,也有的是因家中兄弟姐妹太優秀而發病,還有一個是暗戀小馬哥而罹病,也始得我才去注意到現在的馬市長。當然有許多患者根本看不出有精神疾患。 在這科的實習,除了簡單的給藥外,大多時候是陪病人聊天,玩遊戲,也因此在這裡我學會下五子祺、象棋,當然在遊戲過程盡量不贏患者,要讓他們有自信、有成就感。 此外,一旦遇到精神疾患發作時,他們的行為是令人百思不解的,有人可以吃大便,狀況穩定反家時拿針線縫自己的大腿、吃玻璃碎片、空手鎚牆壁,一些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,在這些人身上卻發生了。 四週精神科的實習很輕鬆的渡過了,可是看到這些人的處境,很慶幸成長在平凡的家裡,沒有著第一名的壓力,或者得唸名校的壓力,或許也是種福氣吧!

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第一站是兒科的實習。 感覺上兒科的實習應該是很快樂的,可是卻不然。 老師第一天環境介紹後,第二天我們就如同護士一樣,照顧六至八個個病童,所有的病患全交由學生,護士呢?真的是坐在護理站喝茶、聊是非,只靠一張嘴「學妹、換點滴」、「學妹、舖床」,而我們這些學生也都無怨言,因為還有與其它學校一起實習,所以彼此還會互相幫忙,主要是單位的護士是我們共同的敵人。 然而,在兒科難搞的不是小孩,是家屬,一會兒要找醫生,一會兒又要求點滴要有顏色,才會有營養,這樣病才會好的比較快,不然就是要求要打針不吃藥。除了要面對無理取鬧的家屬外,還要面對無教學精神的護理人員。 我們在軍醫院實習根本沒有所謂的「實習指導老師」,老師只第一天與最後一天出現,其他時間完全靠自己,我們只能在下班後抱怨、互相安慰,誰叫我們是實習生。而我們也告訴自己:以後當護士絕不會這樣,要讓學妹的感受好一點,讓她們喜歡護理。 不良的實習經驗抹煞當護士的熱忱,或許有人會問,何不建議,其實沒用的,因為當時兒科實習我們需上小夜,學生的班別是小夜接白班,我們這一梯有建議不要小夜(3-11Pm)接白班(7Am-3Pm),結果害到下一梯同學的實習,同學說護士說我們很驕,不上夜班,護士都找她們的麻煩;在那家醫院實習有三個科別,也有別班的一起實習,加上我們都是一起住在宿舍,所以都知道實習兒科的常是小夜接白班。後來是有改善,不過卻不是在前三梯才改善。

依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